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凉城

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自责难过绝望 一个有污点的人 怎么在世上苟且残活

网易考拉推荐

静电影《初见》经典台词  

2011-08-24 20:29:25|  分类: 不忘初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静电影《初见》经典台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篇章一  《停滞的时光》

 

我曾以为大山和小镇都是可以回得去的,我因此而出走。当我出走的时候,并不知道自己要走到哪里,而我之所以如此坚决地出走,却是因为知道自己可以回到那里。然而,只是我的以为而已。所有的出走都没有归路,就像在那些在夜里的花和草看来,所有的萤火,都是飞不回来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---  篇章一《停滞的时光》

 

 

我还是走了,趁阿婆睡着的时候,悄悄地走的

不知道那种逃离的急迫是从哪里来的,甚至都来不及抬头看一眼,那个晚上是不是有月亮。

汽笛是我所能选择的最残忍的告别方式。因为直到火车鸣笛的那一刻,我才明白,原来我只是以为阿婆睡着了,我似乎能看见,她在楼道里使劲探着身子,看火车的烟雾从小镇的远方升起。

我听见阿婆的心 ,轻轻地碎了。

 

 

我离开这个小镇,而23年前我来到这里时,又是那么地不情愿,我试图把它当成自己生活中的一次静止和经过,没想的是,它最终却成了我的全部。

 

 

我离开了大山,后来我又离开了小镇,我曾以为大山和小镇都是可以回得去的,但很快就发现,其实每一次离开,都是诀别。因为大山里的阳光,和小镇昏黄的路灯里,没有了那些欢快的影子,就像我的生活里,再也没有了的,那些诗意。

 

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过离开的冲动,不是为了什么离开,也不是为了离开什么,就是为了离开而离开,

 

有人说,小镇里的孩子单纯,容易轻信。但事实上,轻信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离开的理由。那张记着陌生人电话号码的纸条,一路上被我紧紧握在手里,不是怕丢了之后就去不了,而是怕丢了之后就走不掉。

 

虽然猜得到这样的结果,我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失落。即使这份失落就像广场上随处可见的废纸一样   零乱而可笑,在人们拥挤穿梭中飘荡得很孤独,没有人会在意。别说脚步,就连目光也阻挡不了。

 

我被这个城市接纳了,幸运得如同一个被大户人家收留下来的流浪儿,谨小慎微地舔舐着这份永远也不能转化为幸福的幸运。

我看不懂,许多光鲜的生活却掩不住无尽的烦恼。而在繁华城市里生活得最简单的那一个,却有着内心的宁静。就像家乡小镇里的人们,就那么心甘情愿地过着把青石板踩到油亮,把木栏杆摸到斑驳的日子。我开始怀念,不知道是怀念小镇,还是怀念小镇上的那个男孩,那个少年,那个还不曾出走的自己。

 

 

城市是个奇怪的地方,充满了失去关心和冲动的人们。在这辆公交车上,只有争吵的人是鲜活的,鲜活到让我落泪。我无可救药地发现,即使当初我没有像少年这样吼叫,但那声汽笛足以撕碎阿婆的心,即使当初阿婆没有像少年的母亲那样愤怒,但内心的忧虑和悲伤,又何止如此深切!

 

那里有小镇式的宁静,人们的脸上有小镇式的笑容,他们在喧闹的城市里隐秘地幸福着,这里的一切都让我着迷……………就这样,我以躲避这个城市的方式融入了这个城市。

 

那段时间,我不断地在梦里回到我的小镇,

小镇上的人,小镇上的灯,依然如旧,熟悉得就像自己从未离开过。可是,每一次都在我要推开阿婆那扇写满岁月的大门时,都会突然想起那声汽笛,那声惊心动魄的汽笛,总会让我在又一次仓皇逃离时惊醒。

  

这次,不是梦。我真的回来了,阿婆,我真的回来了,回到我的小镇来了。虽然我明白我还是要走,但即使你不愿意和我一起离开,至少,我也能让那声汽笛在你耳朵里响得不是那么揪心……

 

看到理发的罗大爷,心里就踏实起来。似乎只要他还在那个路口,给那些孩子剃着他那似乎永远也不会改变的发型,随时扬起脸来给进入小镇的人们,展现他那似乎永远也不会改变的笑容。就意味着我的小镇,还是我的小镇。时光在小镇里仿佛是静止的。

 

我终于来到了那扇门前,那扇在梦里,我无数次都推不开的门。

 

我曾以为大山和小镇都是可以回得去的,我因此而出走。当我出走的时候,并不知道自己要走到哪里,而我之所以如此坚决地出走,却是因为知道自己可以回到那里。然而,只是我的以为而已。所有的出走都没有归路,就像在那些在夜里的花和草看来,所有的萤火,都是飞不回来的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篇章二  <子非鱼>  


 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,命运,都是同一个简单公式——解决生活中的问题,不过是生活内容的需要。因为,生活本身就是一个问题,结束,是它的唯一的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-----  篇章二   子非鱼

 

后来你告诉我说,你是在那个下午遇见那条鱼的。就是我们把你一个人丢在湖边的那个下午。

 

你记忆中的那个下午阳光异常明媚,湖水很蓝,整个世界安详的要命,而你,却第一次明白了,什么是孤独。

人在孤独的时候是最容易爱上别人的。许多年以后当我终于弄明白这样一个道理的时候,才知道那个下午,它是怎样莫名其妙地游到了你的眼前,又是怎样无可救药地游进了,你的心里。

 

我问过身边很多人,他们都不记得那个下午,事实上,他们和我一样,没能记住所有的下午。

不是每个人都能遇见一条那样的鱼。所以许多年以后,在我们还经常讲起你故事的那段日子里,总是或多或少有一些嫉妒。没人能说清楚的是,这究竟是你的幸,还是你的不幸,最后只能说出那句似是而非,模棱两可的话来:这是你的命。

 

于是,你和你的鱼,就这样被命死死困住,困在了那个安详的要命的,下午。

 

 

你把那条鱼叫做小潜并把小潜放在一只小小的玻璃鱼缸里。

从此以后,你就习惯了透过这只玻璃缸来看身边这个世界,小潜是这 个世界里离你最近的,也是唯一的对话者。

,你和你的小潜就这样浮游在这个硕大的城市里,浮游在它每一条街道,每一个角落,浮游在它每一个黄昏,每一个深夜。

也许有人会觉得一个男孩和一条鱼的厮守足够奇怪,但其实没有人会在乎,甚至没有人会在意。

这正是你想要的吧,你似乎希望永远这样私密地浮游下去,直到,一切消失。

 

 

 

就像你从来没离开过这个城市一样,你也从来没真正来到过这个城市。

在这个城市里,有的人看上去很快乐(火车站上轩和同学),有的人看上去很失落(火车站上打不通电话的“我”),但也仅仅是看上去而已,你说你透过玻璃缸就能看清楚这一点,因为只要你愿意,小潜就能把所有人的故事讲给你听。

后来有一天我忽然想起你对我说的这些话时,才发现我们没有什么不同,当时我们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听着别人故事的同时,最后也成了别人的故事。就像我现在和别人讲着你的故事,到头来,也脱不了成为别人故事的宿命。

更多的时候,你会和小潜一起回到那个初见的湖边,你们庆幸着一切都没有变,除了远处的城市。

 

 

人群很拥挤,但人和人的心灵,却像是宇宙里的星际,交汇是如此艰难。

我记得你和我说起过的一个人……

你说你突然间觉得悲哀,为眼前这个人,也为他养的那些斑斓的鱼。

我却不得不告诉你说,你的悲哀只属于你自己,因为生活本来如此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伴侣,就是用来炫耀的。

我记得你沉默了,因为你知道那天你离开那个人的时候,那种悲哀,的确如影随形。

我并没有忍心对你道破这个故事的真相,真相是,你不像你自己想象的那么迷恋这份与生俱来的孤独。

 

 

 

到今天,我也没有问过他们几个为什么要那么做。因为就连我自己,也曾对你私密地浮游感到深深的不安,在我们不得不心甘情愿地向周围一切妥协的时候,你坚守的勇气折射了我们的懦弱,你知道,这也是一种伤害。

你知道。所以那个晚上,差一点改变你的生活,很多时候,生活,总是差一点,就差那么一点。

越接近灵魂的东西,就越脆弱。因为它不能容忍怀疑。

 

小潜离开了。悄无声息地离开了。

你始终没有明白是自己的怀疑,对你与小潜这份私密孤独的怀疑才是它离开的原因。

 

透过没有小潜的玻璃缸,这个世界开始呈现出一种真实,它差一点让你觉得事实上,它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。你甚至开始认为,小潜的离开,正是为了成全你在这真实世界中的,应有的生活。

 

 

老人的出现,似乎也在印证这一点:正有某种隐秘地力量在将你推向这种所谓的,应有生活。

无论是母亲也好,还是朋友也好,为了这样的目的,说了太多话在你耳边。

但老人的话并不像其他人那样让你感觉陌生,和遥远,你觉得老人似乎知道你隐秘的过去,你甚至一厢情愿地认为,老人,就是小潜的化身。

 

 

和你与小潜的私密生活极为相似,你和老人的交流,总是与水有关。只是,这湾湖水不再像曾经的那湾孤独,而遥远。它就在这城市最深的地方,在熙攘的人群中,旁若无人地宁静着。

 

 

你把老人当成小潜的时候,整个世界,也就代替了玻璃鱼缸。

 

你常常想,若是指引你灵魂的伴侣用另一种非鱼的方式出现,你也就可以心平气和地接受它另一种方向的指引了。

直到有一天,你像失去小潜一样,又失去了老人。

 

 

你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,如果说小潜的离开是你对你们坚守信念的动摇,那么,老人又是为了什么?

你比寻找小潜更加急迫和慌张地寻找老人,因为这一次,你要的是一个答案。

 

 

当你再一次在人群里看到那张熟悉的脸,你无奈地承认,小潜其实从未回来,又也许,小潜其实从未存在。

这就是你寻找到的答案。

即使你有过那样一条鱼,你也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。每个人对其他人来说,都只是个过客。

和那个曾经向你炫耀过他五彩斑斓鱼群的男人一样,老人,也只是在向你炫耀他有关生活的知识罢了。

你意识到自己再一次被生活捉弄的同时,你也原谅了捉弄你的生活。

 

 

这样的场景你很熟悉,你想这辆车上的其他人也都很熟悉,每个人都目无表情,似乎什么也没听到。

但事实是,每个人都听到了,只是每个人听到的,也许都不尽相同。

这个晚上,你听到的一个词,是“回去”。

 

 

城市用绚丽的灯火抵抗这夜的沉重,你想,是时候回去了。

 

 

 

许多年以后,在我们讲起你故事的时候,没人能说清楚这究竟是你的幸,还是你的不幸,最后只能说出那句似是而非,模棱两可的话来:这是你的命。

其实,这是每个人的命,尽管不是谁都能遇到过和失去过那样一条鱼。

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,命运,都是同一个简单公式——

解决生活中的问题,不过是生活内容的需要。因为,生活本身就是一个问题,结束,是它的唯一的答案。

 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篇章三  最初的梦想

 

所谓长大,就是对最初的梦想隐忍不言。

 

对于大多数的我们来说,没有办法,与梦想同归于尽.

面对这样一个现实,我们终将承认,所谓长大,就是对最初的梦想隐忍不言.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-----  篇章三   最初的梦想      秦柯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他同意了母亲为他托人帮他找到的图书馆的工作,

他没有多说什么,默默接受了。然而他感到难受。他觉得自己就这样屈服在了曾经最讨厌的关系网里。他以为自己最大的财富就是这一路以来的坚持。可是,原来就在这不断坚持的过程中,自己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像从前的那个自己了。

 

平静总会唤醒梦想。

当生活渐渐和图书馆里旧书的潮湿气味混为一体的时候,欧阳觉得自己的笔重新有了活动的欲望。

但被推倒的老楼再也找不回来了。曾经在心里构筑起的那个世界,欧阳怎么也画不像了。

这样的自己让他害怕。

 

 

邻居们因为拆迁陆续搬走,附近开始充斥着轰隆隆的机械声,没有一点生机,以前这里是充满声音和色彩的,而现在……

无论阳光多么明媚的照在院里的梧桐树上,这个院落都是空空的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时间中的鱼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